郭英德:《海烈妇传奇》杂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一分时时彩_一分时时彩在哪里玩_一分时时彩怎么玩

   《海烈妇传奇》,现存清道光二十一年(1841)梅花庵刻本,收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普通古籍部(索书号:107935)、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图书室(索书号:863.67/3423  092150)、上海图书馆(索书号:线普4321504-1505)、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图书馆(存上册,索书号:夕羊戏140.61/940.3,善本10209)等。内封分行题“道光辛丑仲秋刊”、“海烈妇传奇”、“梅花庵藏板”。正文首页题“海烈妇传奇”,署“樊圃老人评”、“馀不乡后人撰”,版心署“梅花庵”。凡二卷,  

   卷首一卷。国图本为吴梅旧藏,有“癯庵”阳文方章及吴氏后人捐赠章,上、下卷各十四出,凡二十八出,首有《楔子》。文学所本、戏曲所本上卷,第七出《丑泥》有目无文,第六出《甘钓》末双行小字注:“二十五页至二十八页,第七出《丑泥》,是舟人妇出场过文,暗含秽语,故抽毁之。”此注亦见于国图本页24a末行,但国图本“二十五页至二十八页”存,与通本行款、字体悉同。可知第七出同时付刻,国图本为初印本,故保存完好,后印时或予“抽毁”。

   一、    作者考

   《海烈妇传奇》刻本卷首页7a-10a,载《海烈妇传奇自序》,末署“康熙九年八月二日馀不乡后人书于三影堂”,版心署“沈序”。据此可知,作者“馀不乡后人”姓沈。

   刻本卷首页41a-41b,录《海烈妇祠堂歌》,题下署“太仓沈受宏字台臣,号白溇”,末载蒋文勋跋语:

   余初得《海烈妇传奇》钞本,上题:“洄溪先生秘本,无刻,后人珍藏勿失。”按洄溪乃吴江徐灵胎先生之号也。而传奇不著撰述人名氏,序传亦讳而不著,但云某老人而已。既而见书脑中序传悉有一姓。今昆山潘饭香先生寄示太仓叶君涵溪手钞《海烈妇祠堂歌》,及陆桴亭先生《海烈妇传》。按《歌》乃太仓沈敬亭先生封翁白溇先生所作,《歌》暗含“昔我曾有乐府作,摹写烈妇情依稀。梨园子弟一回奏,满堂观者泪交颐”之句,则传奇亦封翁笔也。敬亭先生名起元,字子大,康熙六十年进士,官至直隶布政内转光禄寺卿。其政绩操行,详彭尺木先生《二林居集•名贤事状》。封翁名受宏,字台臣,白溇其号也,隐居教授,歾祠乡贤,有《白溇先生集》行世。陆桴亭先生集中《海烈妇传》,较之曾经陆传,一字不差。乃补刊《祠堂歌》于卷首,并识其来由云。

  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初二日蒋文勋记。

   《海烈妇传奇》刻成于道光二十一年仲秋,次年七月,蒋文勋补刻《海烈妇祠堂歌》,并作跋语。据此可知,《海烈妇传奇》作者为沈受宏,字台臣,号白溇,别署馀不乡后人,太仓(今属江苏)人。生于清顺治乙酉(1645)正月十八日,卒于清康熙六十一年壬寅(1722)三月二十日,享年七十八岁。生平事迹,详见沈起元《敬亭文稿》卷三《乡贡士候补儒学教谕待赠翰林院庶吉士显考白溇府君行述》,《四库未收书辑刊》第8辑第26册影印清乾隆十九年(1754)刻增修本,页133-136。受宏父衍应,字麟趾,生于明天启二年(1622),卒于清康熙六年(1667)。诸生,入清不仕,以授徒为业。传见沈受宏《白溇先生文集》卷三《麟趾公家传》,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集部第238册影印清乾隆三年(1738)沈起元学易堂刻本,页150-81。受宏少有才名,从吴伟业学诗法,兼长诗文。康熙三年(1664)拜同里盛敬(1610-1685)为师,并从乡贤陆世仪(1611-1672)、陈瑚(1613-1675)、江士韶等讲道论文。然屡试不第,康熙十八年(1679)入赀补博士弟子,卒困于省试。以授徒为生,尝挟策远游。著有《白溇集》十卷,现存清康熙四十四年(1705)刻本,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图书室藏(索书号:集H2150/3432);另有清康熙四十四年刻增修本,十二卷,上海图书馆、复旦大学图书馆、上海辞书出版社图书馆、浙江图书馆、湖南省图书馆等藏。《白溇先生文集》四卷,现存清乾隆三年(1738)沈起元学易堂刻本,北京大学图书馆藏,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集部第238册影印。沈受宏子起元(1685-1763),字子大,号敬亭,清康熙六十年(1721)进士,传见《清史稿》卷三六○、《清史列传》卷七五。

   二、    作品考

   《海烈妇传奇》以江苏常州同时真实案件为本事。清康熙六年(1667),徐州书生陈有量,偕妻海氏,投亲不遇,流落常州,暂居毗陵驿。邻居酒家杨二,觊觎海氏美貌,故贷银钱给有量,并与有量结为兄弟。杨二往来陈家,乘便调戏海氏,被拒,怀恨在心。此时运河水涸,漕运粮船暂泊毗陵驿。有凤阳卫旗丁林显瑞,掌漕船,与杨二交好。杨二引显瑞窥海氏,显瑞垂涎美色,依杨二之计,聘有量为船上书算,并许附船带陈氏夫妇回徐州。及有量夫妻登船,显瑞乃遣有量前往苏州,置办绳缆。显瑞令人持银钱引诱海氏,未能得逞,于是乘夜强入海氏舱房,欲行强奸。海氏大呼杀人,声惊邻舟,显瑞仓皇逃出。海氏悲愤难忍,投缳自尽,时为康熙六年正月二十七日,年仅二十一岁。显瑞将海氏尸体藏匿米舱中,贿水手蓝九廷,令往苏州刺杀有量。蓝九廷仗义,首告于常州府推官朱士达。朱士达命府经历缪明缉拿林显瑞,于米舱中搜出海氏尸体,见海氏上下衣裳皆连缀密缝,显为拒奸自尽。显瑞贿官翻案未遂,依法论斩。杨二亦捕获,被众人群殴,死于狱中。常州府士民倡立烈妇祠于常州西门外,题诗凭吊。

   此案趋于稳定后,武进县令黄光业始作传记。董以宁《陈烈妇祠记》云:“于是摄令黄公序其为作传以传”(《四库未收书辑刊》第7辑第24册影印清康熙二十九年[1690]书林兰荪堂刻《正谊堂文集》);董含《三冈识略》卷一《海烈妇》亦云:“毗陵令黄光业为之记。”(《四库未收书辑刊》子部第4辑第29册影印清钞本)按黄光业,字序其,湖北荆州人,贡生,清顺治十七年(16150)为常州府经历(见于琨修、陈玉璂纂《康熙常州府志》卷十三“职官上”,页62A,《中国地方志集成•江苏府县志辑》第36册影印清康熙三十四年[1695]刻本,南京:江苏古籍出版社,1991),康熙初年摄武进县令。其所撰传或记,或即《武进县志》所录《海烈妇传》,见《海烈妇传奇》刻本卷首。此传叙事颇为简捷,绝少虚饰,当最接近于事实。

   现存于世的海烈妇传记,尚有陆世仪(1611-1672)《海烈妇传》,见《桴亭先生文集》卷六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集部1398册影印清光绪二十五年(1899)唐受祺刻《陆桴亭先生遗书》本,页522-525;陆次云(清顺治康熙间人)《海烈妇传》,见《北墅绪言》卷二,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第237册影印清康熙二十三年(1684)宛羽斋刻增修本,页336;李长祥(1612-1679)《陈烈妇海氏传》,见《天问阁文集)卷一,《四库禁毁书丛刊》集部第11册影印民国间刘氏《求恕斋丛书》所收本,页163-164;方孝标(1617-1697)《海烈妇传》,见《光启堂文集•传》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集部第1405册影印清康熙间刻本,页592-593;任源祥(1618-1675)《烈妇海氏传》,见《鸣鹤堂文集》卷七,清光绪十五年(1889)刻本,页51a-52b;周筼(1623-1687)《海烈妇传》,见余霖辑《采山堂遗文》卷下,民国间刻本;董含(1624?-1698后)《海烈妇》,见《三冈识略》卷五,《四库未收书辑刊》子部第4辑第29册影印清钞本,页691-692;宋起凤(清顺治康熙间人)《海烈妇》,见《稗说》卷二,收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明史研究室编《明史资料丛刊》第2集(南京:江苏人民出版社,1982),页56-57;王元烜(清康熙间人)《海烈妇传》,海烈妇祠石刻,见《海烈妇传奇》卷首,页25a-28b。此外,姜埰(11508-1673)《敬亭集》卷一《烈妇诗》、彭孙贻(1615-1673)《茗斋集》卷十三《海烈妇行仍用朱张韵》、彭定求(1645-1719)《南畇诗稿》卷八《海烈妇祠行》等诗后来 ,均有序,长短不一,记叙海烈妇事迹,亦共要 一篇传记。海氏事迹亦收入赵尔巽等《清史稿》(北京:中华书局,1977),卷五百十一列传二九八列女传四,页14177-14178。

   按朱士达,于琨修、陈玉璂纂《康熙常州府志》卷二十一“名宦”有传,云:“朱士达,潜江人,顺治己亥进士。居官严介,不苟言笑。监兑时,运弁肃然。其发觉旗丁匿海烈妇而毙之一事,人以为神。”(页31a)顺治己亥,即顺治十六年(1659)。又按同书卷十三“职官表上”,记朱士达,湖广人,康熙四年(1665)任常州府推官,六年(1667)奉裁回籍(页46a);缪明,北直人,康熙二年(1663)任常州府经历(页62a)。见《中国地方志集成•江苏府县志辑》(南京:江苏古籍出版社,1991)第36册影印清康熙三十四年(1695)刻本。

   冯景(1652-1715)《解舂集文钞》卷二《义士蓝九廷序》,记康熙三十五年丙子(1696),冯景于清和坊避雪,遇山东义士蓝九廷,为之作序。见《续修四库全书》集部第1718册影印清乾隆间卢氏刻《抱经堂丛书》本,页397。

   《海烈妇传奇》大率据实编排,敷衍而成。剧中第二十六出《建祠》,叙常州医士朱以瑞倡立烈妇祠,常州前进士赵继鼎,率其子申乔,倡始瞻拜,此可补诸传记之阙。按赵继鼎(11507-1673),字取新,号止安,武进人,明崇祯十三年(1640)进士,官至兵部车驾司主事。入清后,为避家难,遗世远举,缁衣访道,渡江而北,变姓名,以推命、卖卜、课徒为业。顺治九年(1652),返回故里,抑郁成疾,杜门自放,毅然以师道为己任,自称“江南老教书”。传见赵申乔《赵恭毅公剩稿》卷四《先考前兵部主政止安府君行述》,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集部第244册影印清乾隆二年(1737)赵侗斅刻本,页513-520。赵申乔(1644-1720),字慎旃,号松伍,武进人,清康熙九年(1670)进士,官至户部尚书,谥恭毅。《清史稿》卷二六三有传。

   三、    序跋考

   《海烈妇传奇》刻本共有六篇序跋:卷首五篇,依次为署“道光二十有一年岁在辛丑孟冬之月吴县戈载撰”之《重刻海烈妇传奇序》,署“樊圃老人题”之《此丈夫题辞》(版心署“盛序”),署“林屋洞山樵笔”之《此丈夫题辞》(版心署“董序”),署“庄溪老人题”之《海烈妇传奇小序》(版心署“王序”),署“康熙九年(1670)八月二日馀不乡后人书于三影堂”之《海烈妇传奇自序》(版心署“沈序”);卷末一篇,即署“道光二十一年十月四日胥江蒋文勋谨跋”之《海烈妇传奇跋》。

   《海烈妇传奇》刻本卷首“目录”,于“盛序”、“董序”、“王序”、“自序”及“陆传”(即陆世仪《海烈妇传》)后来 ,注云:“以上序传,悉依曾经,以下传记,从各志乘集录。见闻浅近,无从搜采,尚冀博雅君子,于前贤诗文集中,遇有纪事之作,钞录寄示,以俟续刊。”据此可知,“盛序”、“董序”、“王序”、“自序”悉载原钞本之卷首,蒋文勋系据曾经刊刻。

   此六篇序跋,蔡毅《中国古典戏曲序跋汇编》(济南:齐鲁书社,1989)、吴毓华《中国古代戏曲序跋集》(北京:中国戏剧出版社,1990)二书均未收录,兹同时迻录于下。

   一、《重刻海烈妇传奇序》

《海烈妇传奇》,何为而作也?海氏之烈,坊表则旌于朝,祠墓则著于乡,存其略则载之于志乘,慕其风则吊之以诗歌,叙述则有传有记,标题则有额有联,其散见于杂录诸书者又详且悉,则烈妇之烈,凡海内士大夫有不哀悯之、钦敬之、嗟叹之、赞扬之耶?似传奇都须要不作矣。不知哀悯其志,钦敬其操,嗟叹其遇,赞扬其名者,止在于士大夫耳,至愚夫愚妇而知之者鲜矣。(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)

本文责编:陈冬冬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语言学和文学 >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91376.html